换肤
字体
换源
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护眼模式 怀旧模式
A- 字体级别 2 A+
上一章
下一章
神雕之颠鸾倒凤
土豆小说网官方APP下载
第 60 部分阅读

神雕之颠鸾倒凤第60部分在线 第二书包网

  蛾眉,道:“你喝奶了?”

  杨追悔忙解释道:“早上口渴,到外面喝了点羊奶。”

  “相公应该也给我带点嘛!”郭芙嗔道。

  “要是你喝了生出只羊怎么办?”

  “你才生羊呢!”郭芙白了杨追悔眼,起身下床,对着镜子梳妆,并问道:“相公,今天有什么活动?”

  “待会要出去趟。去看小月她们。”

  “干娘也和她们在起吗?”郭芙急道。

  “嗯,是啊。可能的话,吾将她们都带回来的,你很想她吧?”

  “当然了,我好想干娘!”

  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走出房间,杨追悔跑到厨房找了点吃的,和丫鬟碧兰交代了两句便走到后院,骑上三颅凤凰飞向迷林。

  在这之前,罂粟已化作人形,骑着马奔向迷林。

  半刻钟后,杨追悔来到迷林上方。

  迷林正如其名,完全被烟雾笼罩,根本看不清林内情景,和来无归岛有几分相似。

  在上方徘徊会儿,杨追悔便驾驭着三颅凤凰落到迷林入口,并未走进去,而是站在那儿等着。要是杨追悔猜得不错,对方会将他“请”进去。

  二天大早,杨追悔被黄蓉摇醒,要他快点回房间。睡眼惺忪的杨追悔只得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,垂着脑袋走出去。

  回到自己房间,郭芙还未醒来。杨追悔坐在她旁边,看着她那的薄唇,浅浅笑,又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已时,他必须到迷林趟。要是优树出了意外,他会愧疚终生。

  还有个时辰,杨追悔便摄手摄脚取出了《婬龙九式》秘笼,再次研究着六式“龙吟春巢”要不是上次苦心收集的五女音精被郭芙倒掉,杨追悔早已练成六式了。

  杨追悔很想翻到下页,却又合上了,他担心看了七式会造成不良影响。

  会儿后,郭芙醒来,杨追悔便替她披上衣服,从后面抱着她。

  “你身上怎么有……”郭芙微微皱起蛾眉,道:“你喝奶了?”

  杨追悔忙解释道:“早上口渴,到外面喝了点羊奶。”

  “相公应该也给我带点嘛!”郭芙嗔道。

  “要是你喝了生出只羊怎么办?”

  “你才生羊呢!”郭芙白了杨追悔眼,起身下床,对着镜子梳妆,并问道:“相公,今天有什么活动?”

  “待会要出去趟。去看小月她们。”

  “干娘也和她们在起吗?”郭芙急道。

  “嗯,是啊。可能的话,吾将她们都带回来的,你很想她吧?”

  “当然了,我好想干娘!”

  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走出房间,杨追悔跑到厨房找了点吃的,和丫鬟碧兰交代了两句便走到后院,骑上三颅凤凰飞向迷林。

  在这之前,罂粟已化作人形,骑着马奔向迷林。

  半刻钟后,杨追悔来到迷林上方。

  迷林正如其名,完全被烟雾笼罩,根本看不清林内情景,和来无归岛有几分相似。

  在上方徘徊会儿,杨追悔便驾驭着三颅凤凰落到迷林入口,并未走进去,而是站在那儿等着。要是杨追悔猜得不错,对方会将他“请”进去。

  二天大早,杨追悔被黄蓉摇醒,要他快点回房间。睡眼惺忪的杨追悔只得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,垂着脑袋走出去。

  回到自己房间,郭芙还未醒来。杨追悔坐在她旁边,看着她那的薄唇,浅浅笑,又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已时,他必须到迷林趟。要是优树出了意外,他会愧疚终生。

  还有个时辰,杨追悔便摄手摄脚取出了《婬龙九式》秘笼,再次研究着六式“龙吟春巢”要不是上次苦心收集的五女音精被郭芙倒掉,杨追悔早已练成六式了。

  杨追悔很想翻到下页,却又合上了,他担心看了七式会造成不良影响。

  会儿后,郭芙醒来,杨追悔便替她披上衣服,从后面抱着她。

  “你身上怎么有……”郭芙微微皱起蛾眉,道:“你喝奶了?”

  杨追悔忙解释道:“早上口渴,到外面喝了点羊奶。”

  “相公应该也给我带点嘛!”郭芙嗔道。

  “要是你喝了生出只羊怎么办?”

  “你才生羊呢!”郭芙白了杨追悔眼,起身下床,对着镜子梳妆,并问道:“相公,今天有什么活动?”

  “待会要出去趟。去看小月她们。”

  “干娘也和她们在起吗?”郭芙急道。

  “嗯,是啊。可能的话,吾将她们都带回来的,你很想她吧?”

  “当然了,我好想干娘!”

  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走出房间,杨追悔跑到厨房找了点吃的,和丫鬟碧兰交代了两句便走到后院,骑上三颅凤凰飞向迷林。

  在这之前,罂粟已化作人形,骑着马奔向迷林。

  半刻钟后,杨追悔来到迷林上方。

  迷林正如其名,完全被烟雾笼罩,根本看不清林内情景,和来无归岛有几分相似。

  在上方徘徊会儿,杨追悔便驾驭着三颅凤凰落到迷林入口,并未走进去,而是站在那儿等着。要是杨追悔猜得不错,对方会将他“请”进去。

  二天大早,杨追悔被黄蓉摇醒,要他快点回房间。睡眼惺忪的杨追悔只得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,垂着脑袋走出去。

  回到自己房间,郭芙还未醒来。杨追悔坐在她旁边,看着她那的薄唇,浅浅笑,又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已时,他必须到迷林趟。要是优树出了意外,他会愧疚终生。

  还有个时辰,杨追悔便摄手摄脚取出了《婬龙九式》秘笼,再次研究着六式“龙吟春巢”要不是上次苦心收集的五女音精被郭芙倒掉,杨追悔早已练成六式了。

  杨追悔很想翻到下页,却又合上了,他担心看了七式会造成不良影响。

  会儿后,郭芙醒来,杨追悔便替她披上衣服,从后面抱着她。

  “你身上怎么有……”郭芙微微皱起蛾眉,道:“你喝奶了?”

  杨追悔忙解释道:“早上口渴,到外面喝了点羊奶。”

  “相公应该也给我带点嘛!”郭芙嗔道。

  “要是你喝了生出只羊怎么办?”

  “你才生羊呢!”郭芙白了杨追悔眼,起身下床,对着镜子梳妆,并问道:“相公,今天有什么活动?”

  “待会要出去趟。去看小月她们。”

  “干娘也和她们在起吗?”郭芙急道。

  “嗯,是啊。可能的话,吾将她们都带回来的,你很想她吧?”

  “当然了,我好想干娘!”

  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第二百三十七话 神尼再现

  在外面等了刻钟,阵脚步声从林内传出。

  当杨追悔看到来人时,他完全呆住了,叫道:“怎么会是你?”

  眼前的绿裳女子正是失踪多日的公孙绿萼,她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清纯,但表情过于呆滞,就如木偶般。

  想起公孙绿萼杀死师父的画面,杨追悔怒道:“绿萼,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师父?”

  公孙绿萼转身往回走,并道笑:“请随我来。”

  “该死!”杨追悔骂了声,便跟上去。

  意识到主人有危险,三颅凤凰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傻傻地趴在那里等杨追悔,而是化为十岁小女孩的模样,等到金色羽毛遮住巨Ru和荫部后,她才走进迷林。

  比杨追悔还早步到迷林外的罂粟,以白狐的形态蹲在草丛间。她是次看到三颅凤凰的真身,不禁被那股神圣气息震慑,甚至怀疑三颅凤凰也是上清宫改造的产物。

  来不及多想,罂粟已奔进迷林。

  杨追悔很想跟上公孙绿萼,但她的轻功比以前进步了不知道多少倍,直和他维持好段距离。当然,要是杨追悔想追上公孙绿萼也不难,但他不想浪费真气,他想知道公孙绿萼到底想干什么。

  走到迷林中间那布满荷叶的湖前,公孙绿萼停住脚步,转身看着杨追悔,当着他的面解开腰带,绿裳轻然滑落,肚兜完全显现,裹着她那似乎比以前大了不少的胸。

  更让杨追悔惊讶的是,公孙绿萼竟然没有穿亵裤。

  公孙绿萼坐在地上,张开的大.腿,将女人最私密的地方展现给杨追悔,并用手压开,呢喃道:“请从这里插进去。”

  “优树在哪里?”杨追悔吼道。

  公孙绿萼趴在地上,高高翘起香臀,道:“喜欢这姿势吗?”

  边说她还边搓弄着,呻.吟道:“已经湿了,求你快点插进来,绿萼里面很空虚。”

  杨追悔拔出刻龙宝剑,叫道:“快吿诉我优树在哪里,否则我就杀了你!”

  “呵呵。”随着湖中传来声轻笑,数道水柱炸起,冰凉的水珠飞得到处都是。

  当水柱落回湖面时,个只穿着半透明丝裳的美妇正站在湖面。

  看着那张脸,杨追悔又是惊,道:“凌绾白!”

  “呵呵,你瞧清楚了。”凌绾白当着杨追悔的面撕下假脸皮和假发。

  “师……师父?”剑尖顶地,杨追悔扑通声跪在地上。眼前这个女人分明是传授他《婬龙九式》、改变他生命运的南海神尼。

  可此时的南海神尼看上去就如妖精般,切都太怪异了。

  公孙绿萼反手解下肚兜,失去束缚的玉.||乳|上下抖了好几下,确实比以前大了不少!

  南海神尼踩着湖水走到湖边,看着杨追悔那不敢置信的模样,发出了嘲笑声,问道:“好徒儿,这么久没有见到师父,是不是很想师父?”

  “你……”杨追悔看着公孙绿萼,眼睛瞪得滚圆,叫道:“你为什么要诈死?为什么要将绿萼变成这样子?”

  “还不是为了你这不成气候的徒弟。”南海神尼走到公孙绿萼面前,公孙绿萼则站起身,轻轻依在南海神尼身上。南海神尼吻了下公孙绿萼薄唇,继续道:“我好心将秘笈传给你,你却不懂得珍惜,真不知你何时才会练到六式。所以,为师只好装死刺激你,没想到你还是未勤加修练,哼!”

  “不对,你绝对没有这么好心。”杨追悔冷笑道:“你绝对也对武三通做过同样的事!”

  “武三通?”南海神尼思索了片刻,笑道:“他本可以成为代婬皇,可修练婬龙九式时走火入魔。我本想杀了他,却被他逃了,没想到他最后死在你面前。要是他知道自己最爱的女人是我的入门徒弟,又献身给二个修练婬龙九式的男人,你觉得在九泉之下的他会怎么想?不过,至少是我将武三娘从土里挖出来的,否则她早已窒息而死,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,还怀上了你的孩子?”

  “这切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杨追悔吼道。

  “你已修练到五式了,只差式便大功告成了。”

  “式?”

  “没错,其实婬龙九式的最终式便是六式,下面都是空白的。对师父的尊敬让你直被我蒙在鼓里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告诉我,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  “长生不老。”南海神尼俯身咬住公孙绿萼的,使劲吸了好几下,并道:“你还记得你体内的血玲珑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血玲珑是炼成长生不老丹的必要之物,但我的身体至阴,根本承受不了血玲珑这等至阳之物,所以我必须找个至阳者作为血玲珑的容器。你体内的婬蝎毒让你的身体变成了至阳者,所以我才肯收你为徒,并将血玲珑寄宿在你的丹田内,更将可以称霸江湖的婬龙九式传授于你,还教你辨别名|岤,只希望你能早点练成婬龙九式,没想到你这么不争气!”

  “练成婬龙九式,对你又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好处?”南海神尼阴笑道:“六式可不是强化你的丹田,而是弱化你的丹田,好将吸收了至阴婬气的血玲赚从你丹田内取出来。”

  “你要那什么血玲珑,我给你便是。快点放了绿萼和优树!”杨追悔喊道。

  “我再说得直接点吧。”顿了顿,南海神尼继续道:“婬龙到五式是让你真气倍增,这会加重丹田的负担,但不会致命;但当六式弱化了你的丹田,真气将外泄,更会在丹田内爆炸,到时候便可以轻易拿到血玲珑了!”

  “不必这么麻烦,你告诉我怎么取出来,我给你便是!”

  “不可能,只有这种途径。”南海神尼邪笑道:“杨过,我现在给你条路走。”

  南海神尼手随意挥,身后炸起五道水柱。当水柱消失后,凌霄四雏正站在水面上,优树则被雏珊抱在怀里,昏迷不醒。

  “她们怎么……”

  “我将她们从小带到大,更费心将她们的私.处塑造成名|岤,目的是让她们成为你练成吮阴心诀的工具,她们确实做到了,也因此差点成了活死人,不过我大发慈悲救了她们。”

  见四雏表情和绿萼样呆滞,杨追悔问道:“你对她们做了什么?”

  “只是让她们听话罢了。”南海神尼随手摸了下公孙绿萼的阴.部,指上都是婬水。“看到没?你的红颜知己在我的调教之下变得多婬,没摸几下便都是水,而且她的胸也变大不少。这都是我的功劳,而最终的受益者将是你。”

  “你竟对绿萼做出那种事!”杨追悔站起身,剑尖指着南海神尼,怒道:“不管你对我有多大恩惠,我也不会原谅你!”

  “我只是让她和我起享受女人和女人做的乐趣而已。”

  见杨追悔如此愤怒,南海神尼收敛笑容道:“只要你按我说的做,我立刻放了那个东瀛女人。否则,只要我声令下,你将会看到她的血染红整座湖!”

  “可恶!”

  “要是不愿意,我现在便下令杀了她!而且……”南海神尼停顿了好会儿才道:“而且吾到静月湖杀了武三娘,你那未出生的孩子将跟着陪葬。”

  “她可是你的徒弟!”

  “要不是因为她的名|岤是仅次于我的飞龙在天,我怎么可能会救她?”南海神尼冷笑着,用力捏住公孙绿萼的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南海神尼舔了舔嫣红的嘴唇,道:“要是你那次趁我受伤,用我的身体修练,我也不会反对的。你绝对不知道骝珠迎龙的魅力有多大。”

  “竟敢玩弄……”杨追悔气得火冒三丈,叫道:“你这死尼姑,有种和我打架!”

  “你太渺小了,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说话间,只白狐从草丛间跳了出来,蹲在地上看着他们,接着便慢慢走向南海神尼。

  “多可爱的小东西。”

  还不知白狐即是罂粟的南海神尼压开公孙绿萼的阴,露出狭窄多水的洞口,道:“过来,这里有水喝。”

  “别玷污绿萼!”杨追悔叫道,心里却在想着白狐到底想干什么。

  白狐走到公孙绿萼腿间,抬头望着,滴水滴在它鼻上,它遂伸出舌头舔干净,并轻声叫着,显然很喜欢婬水的味道。

  “我要让你看看,你的红颜知己被动物舔着还很享受的婬荡模样。”说着,南海神尼已让公孙绿萼蹲在地上。

  公孙绿萼迷惘地拉开,呢喃道:“姐姐给你水喝。”

  白狐伸出舌头,舔了下,公孙绿萼发出了丝欢愉呻.吟,喷得白狐满脸都是。

  “听到了没有?她很舒服。”

  “你会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!”

  “知道我为何要废你武功吗?因为我要完全掌握你。你所有的武功都源于凌霄派,每招每式都在我的预测之中,所以在我眼中,你只不过是小蚂蚁而已,别以为自己有多伟大!”

  这时,个巨.||乳|少女从后方草丛间跃出,在四雏还未反应过来时,她已脚踢中雏珊,夺过她手里的优树,落在湖边。

  几乎同时,罂粟化为人形,在南海神尼还未反应过来时,她已掌击在其||乳|上。

  来不及多想,杨追悔急奔上前,剑刺向南海神尼,南海神尼侧身避过,跳到后方,稳稳落于湖面,涟漪荡漾开来。

  “你怎么还是人?”边说着,杨追悔边搂住公孙绿萼,公孙绿萼却要攻击杨追悔,杨追悔急忙点了她的紫宫|岤。

  “难道你希望我真的变成只白狐吗?”罂粟哼道。

  第二百三十九话 大战师傅

  “长生不老有意义吗?”

  “非常有意义,这不是你能明白的。”南海神尼摇动着雪臀。

  “我确实不明白。”

  “你只要能体会到骟珠迎龙的妙处便可。”南海神尼雪臀摇得更快了,水从处喷出。

  看着脸愤怒的杨追悔,南海神尼喘息道:“被你插得好爽,差点忘记收集了。”

  跪在地上休息片刻,南海神尼便站起身,手依旧捂着洞。

  走到湖边,南海神尼摘下片荷叶,水慢慢流出,淌在了荷叶上。

  “知道师父为何要选择这里作为你的葬身之地吗?”顿了顿,南海神尼自问自答道:“因为这儿终日都被水雾笼罩着,随时都可以找到露水。露水是婬龙六式不可缺少的药引子,明白吗?”

  “知道这个也没有意义。”

  “我只是想让你死得明白。”南海神尼凝视着荷叶上的婬水,闻了闻,感叹道:“这气味真香,可惜待会要被你喝进肚子了。现在该轮到她们了。”

  话落,凌霄四雏已踏着水面走到湖边。

  “雏语,上吧。”

  得到南海神尼的命令,看上去十岁左右的雏语面无表情地走到杨追悔面前。眼神空洞的她。

  “你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?”杨追悔怒道。

  “只是喂她们吃了点药,让她们更听话而已,至少比用蛇蛊来得安全。”

  “我真想杀了你!”

  “等到投胎之后吧!雏语,上!”

  雏语跪在杨追悔大.腿两侧,慢慢坐下去。

  “唔……”雏语柳眉皱紧,身体虽痛苦,可她还是继续坐下去。

  杨追悔只叫道:“雏语,看着我,我是杨过,那个让你讨厌的男人!你是不可能会和我做这种事的!”

  “嘻嘻,她现在只听我的命令,抱歉。”

  “师妹,好久不见了。没想到你为了躲开我,连头发都剃了。”林朝英如鬼魅般出现在草丛前,小龙女正站在她旁边。

  看到杨追悔和雏语做的情景,林朝英没什么反应,未经人事的小龙女却不敢正视,面色羞红的她只得将目光集中在万分错愕的南海神尼身上,可偶尔还是忍不住去看杨追悔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南海神尼忙用手捂住下面。

  林朝英直视着南海神尼,披在素锦宫衣外的水蓝色轻纱轻轻飘摇着,加上那副冷漠表情,此时的林朝英看上去有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

  沉默好会儿,林朝英才开口道:“师父临终前要我们俩管好古墓,你却背叛了古墓。为了躲过我的追捕,你竟然逃到南海带,削发为尼,还创凌霄派,自称南海神尼,而且竟然为了那种根本不存在的事耗费生,甚至……”

  股真气涌向四周,林朝英青丝间的梅花簪子落地,乌黑长发散开,“甚至还敢做出这等婬邪之事!而且你要知道,杨追悔可是我的徒弟!”

  “哈哈哈,没想到你的徒弟竟然变成了我的徒弟,实在可笑至极!”

  “我不会让你再伤人了,今天我要替古墓派清理门户!”说话间,林朝英已拔出玉白剑,剑身泛着刺目寒光。

  南海神尼这下可笑不出来了。之前为了打破凤凰的守护光墙,她的真气已消耗了大半,要是和林朝英打起来,她绝对没什么胜算而言,遂退后两步,道:“师姐,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当年那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了吗?”

  “但是你却让你的身体变得那么肮脏!”林朝英娇喝声,蹬脚飞向南海神尼。

  “师姐!”南海神尼急忙飞向后方,手随意舞,道水浪炸起,林朝英剑身横向挥动,直接斩断了水浪,却被南海神尼逃到了湖的对岸。

  “师姐,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!”说罢,南海神尼已跳入草丛中,雏珊、雏芷、雏妍紧跟在后。

  “师父。”

  雏语想要起来,杨追悔却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逃走。

  “休想逃走!”林朝英喝出声,人在湖面跑动数步后跳起,也跃入了草丛里。

  “过儿。”小龙女走到杨追悔面前,伸手点了雏语的|岤道,别过头道:“快点把衣服穿好。”

  “抱歉,师姐。”杨追悔忙道:“我手的孔最|岤被点了,麻烦师姐替我解开,否则手根本没力气。”

  解开杨追悔的孔最|岤,小龙女再次转过身。

  杨追悔支起身子,匆匆穿上裤子,并解开凤凰的|岤道。

  杨追悔问道:“罂粟和绿萼呢?”

  “主人放心,我已将她们送回将军府。”

  “嗯,做得好。”望着小龙女,杨追悔道:“师姐和师父怎么会来这里?”

  “师父得知师叔来了独石城,所以特意连夜赶来。”

  “南海神尼怎么会是古墓派的?”杨追悔好奇道。

  “我曾听师父提起过这位凌月霄师叔。师祖生只收了两个徒弟,后来不知为何师叔离开了古墓派,还自己创建了凌霄派,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。过儿,你呢?你怎么会变成师叔的徒弟?”
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杨追悔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,难道要他说出自己与武三娘之间的关系,那岂不是要把小龙女这个冷漠师姐气死?

  想了下,杨追悔道:“事情说来话长。等风波平息了,我再和师姐好好解释。”

  “那她们呢?”

  杨追悔看着侧躺在地上、沾着落红的雏语,又看了看正坐在地上休息的凤凰,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好傻笑着。

  片刻后,小龙女转过身,道:“男人三妻四妾,正常吗?”

  见小龙女面无表情,杨追悔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,依旧傻笑着。

  “正常吗?”小龙女又问道。

  “有时候正常,有时候不正常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顿了顿,小龙女继续道:“这次出山,主要为了两件事:是找到师叔,二则是……”

  小龙女望着杨追悔,浅浅笑,道:“师父愿意让我留在你身边。”

  “师妹,好久不见了。没想到你为了躲开我,连头发都剃了。”林朝英如鬼魅般出现在草丛前,小龙女正站在她旁边。

  看到杨追悔和雏语做的情景,林朝英没什么反应,未经人事的小龙女却不敢正视,面色羞红的她只得将目光集中在万分错愕的南海神尼身上,可偶尔还是忍不住去看杨追悔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南海神尼忙用手捂住下面。

  林朝英直视着南海神尼,披在素锦宫衣外的水蓝色轻纱轻轻飘摇着,加上那副冷漠表情,此时的林朝英看上去有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

  沉默好会儿,林朝英才开口道:“师父临终前要我们俩管好古墓,你却背叛了古墓。为了躲过我的追捕,你竟然逃到南海带,削发为尼,还创凌霄派,自称南海神尼,而且竟然为了那种根本不存在的事耗费生,甚至……”

  股真气涌向四周,林朝英青丝间的梅花簪子落地,乌黑长发散开,“甚至还敢做出这等婬邪之事!而且你要知道,杨追悔可是我的徒弟!”

  “哈哈哈,没想到你的徒弟竟然变成了我的徒弟,实在可笑至极!”

  “我不会让你再伤人了,今天我要替古墓派清理门户!”说话间,林朝英已拔出玉白剑,剑身泛着刺目寒光。

  南海神尼这下可笑不出来了。之前为了打破凤凰的守护光墙,她的真气已消耗了大半,要是和林朝英打起来,她绝对没什么胜算而言,遂退后两步,道:“师姐,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当年那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了吗?”

  “但是你却让你的身体变得那么肮脏!”林朝英娇喝声,蹬脚飞向南海神尼。

  “师姐!”南海神尼急忙飞向后方,手随意舞,道水浪炸起,林朝英剑身横向挥动,直接斩断了水浪,却被南海神尼逃到了湖的对岸。

  “师姐,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!”说罢,南海神尼已跳入草丛中,雏珊、雏芷、雏妍紧跟在后。

  “师父。”

  雏语想要起来,杨追悔却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逃走。

  “休想逃走!”林朝英喝出声,人在湖面跑动数步后跳起,也跃入了草丛里。

  “过儿。”小龙女走到杨追悔面前,伸手点了雏语的|岤道,别过头道:“快点把衣服穿好。”

  “抱歉,师姐。”杨追悔忙道:“我手的孔最|岤被点了,麻烦师姐替我解开,否则手根本没力气。”

  解开杨追悔的孔最|岤,小龙女再次转过身。

  杨追悔支起身子,匆匆穿上裤子,并解开凤凰的|岤道。

  杨追悔问道:“罂粟和绿萼呢?”

  “主人放心,我已将她们送回将军府。”

  “嗯,做得好。”望着小龙女,杨追悔道:“师姐和师父怎么会来这里?”

  “师父得知师叔来了独石城,所以特意连夜赶来。”

  “南海神尼怎么会是古墓派的?”杨追悔好奇道。

  “我曾听师父提起过这位凌月霄师叔。师祖生只收了两个徒弟,后来不知为何师叔离开了古墓派,还自己创建了凌霄派,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。过儿,你呢?你怎么会变成师叔的徒弟?”
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杨追悔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,难道要他说出自己与武三娘之间的关系,那岂不是要把小龙女这个冷漠师姐气死?

  想了下,杨追悔道:“事情说来话长。等风波平息了,我再和师姐好好解释。”

  “那她们呢?”

  杨追悔看着侧躺在地上、沾着落红的雏语,又看了看正坐在地上休息的凤凰,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好傻笑着。

  片刻后,小龙女转过身,道:“男人三妻四妾,正常吗?”

  见小龙女面无表情,杨追悔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,依旧傻笑着。

  “正常吗?”小龙女又问道。

  “有时候正常,有时候不正常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顿了顿,小龙女继续道:“这次出山,主要为了两件事:是找到师叔,二则是……”

  小龙女望着杨追悔,浅浅笑,道:“师父愿意让我留在你身边。”

  第二百四十话 小龙女示爱

  “真的?”心头阵火热的杨追悔冲过去紧紧抱住小龙女,兴奋道:“龙儿!亲爱的龙儿!”

  “不过……你刚刚那样子,我决定打消和你在起的念头。”

  见小龙女脸严肃,知道她不会轻易开玩笑的杨追悔显得很错愕,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伸出手轻轻着小龙女光滑的面庞,随后眼前片漆黑,晕倒在地。

  “过儿!”小龙女喊道。

  两里外。

  “凭你的轻功,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。”林朝英冷冷看着正前方的凌月霄。

  “自喻为南海神尼?凡胎,你又怎么配得上‘神尼’这两字?而且如今的你,比还无耻!”

  凌月霄不疾不徐地道:“朝英,各人的追求不样,你不能怪我。而且古墓派有你人便足矣,我留在那里又有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住口!”林朝英星眸闪着寒意,怒道:“你这完全是在找借口!”

  “朝英,念在我们当年情分上,放了我吧!”

  “我要替古墓派清理门户。”

  “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当初的恩爱吗?”

  凌月霄这话,瞬间勾起了林朝英的记忆。

  当年,古墓派创始人只收了林朝英、凌月霄这两名女弟子。由于终日在古墓生活着,而且同吃同睡,她们成了彼此的倾诉对象。随着年龄增长,两人的身体渐渐变成熟,性.欲首先在凌月霄心里滋长着。某天,她趁着林朝英熟睡之际,偷摸了林朝英的私.处,那种的触觉让她快发疯了,遂试着用嘴巴去亲。被凌月霄舔得惊醒的林朝英并没有多大反应,而是迎合着她的嘴……

  自从那次之后,两人练功之余,便用对方的身体体会着同.性之乐。

  想起往日情爱画面,林朝英显得更是愤怒,握着玉白剑的手都在颤抖,喝道:“要是你记得,你当初便不该离开我,让我独留古墓!你根本不知道,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!”

  “嘻嘻,只能怪你太专情了。”凌月霄看了看正奔过来的三雏,道:“你收杨过为徒,应该是因为他下面那根很大,弄得你很舒服的缘故吧?”

  “我林朝英绝非你这等婬妇!”

  “那只能说,你不懂得追求真正的快乐。”

  “我不许你再用任何方式玷污本属于我的身体!”林朝英大喝出声,急奔向凌月霄。

  与此同时,三雏纷纷握剑冲向林朝英。

  “再见,也许我们还有机会见面。”避开剑锋,借助上方树枝的弹力,凌月霄已飞到枝头,转身飞向后方。

  林朝英则被三雏缠上。

  知道她们都被凌月霄控制,林朝英并没有对她们下毒手,每出招都只化解她们的招式,并没有伤害到她们。

  如此折腾了半刻钟,三雏才纷纷退离。

  收起剑,林朝英嘀咕道:“想杀了她,但又不忍心下手,真该死!”

  林朝英回到湖边,查看着杨追悔的伤势。

  “师父,过儿怎么样了?”小龙女焦急道。

  林朝英翻开杨追悔眼皮,又替他把脉,道:“没什么,只是真气堵住些经脉而已,我现在便替他打通,不过功力暂时只能恢复四成。”

  小龙女这才松了口气,她还以为是自己那番话把杨追悔给吓晕了。见师父已着手替杨追悔打通经脉,小龙女目光在雏语和凤凰之间流连着。

  个刚刚与杨追悔破,另个几乎全身赤.裸,可这两个小女孩与杨追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但是,小龙女总觉得她们太年幼,不该有。她当然不知道,雏语和凤凰只是外貌幼小,实则已达到了熟知男女之事的年龄。

  刻钟后,林朝英长舒口气,擦着额头汗水,顺手掐了下杨追悔的手臂。

  “啊!”杨追悔痛得直接惊醒,整个人跳了起来。

  看着还盘腿坐在地上的林朝英,杨追悔忙道:“师父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林朝英站起身拍去裙上的沙粒,从袖里拿出只药瓶递给杨追悔,道:“给那位姑娘闻闻,再解开她的|岤道。”

  说罢,林朝英转身就走。

  “师父……”小龙女急了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看了杨追悔眼,她还是跟上了林朝英。

  “你跟来干什么?”林朝英冷冷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陪师父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,古墓还有莫愁陪着我,趁师父还没改变心意前,你想干什么便干什么吧!”

  小龙女回头看了看杨追悔,想到他和雏语的画面,咬牙道:“师父,徒儿要辈子陪着您!”

  “噢!晕了!”杨追悔装模作样地倒在地上。

  “主人!”凤凰半带哭腔喊道。

  “怎么又晕了?”小龙女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林朝英浅浅笑,随即消失在片迷雾中。

  蹲在杨追悔面前,小龙女伸手探着杨追悔鼻息,杨追悔却突然支起身紧紧搂住小龙女,使劲亲了下她的红唇,道:“师姐,我绝对不允许你离开我!”

  “你……”小龙女柳眉横起,却又紧紧依在杨追悔身上,呢喃道:“下次我要离开,你可不许用死来吓我。”

  杨追悔手搂着凤凰,手搂着小龙女,道:“要是下次你离开了,恐怕我便真的要死了。”

  “真不知你向谁学来的油腔滑调,不记得刚刚师父说什么吗?快点救人!”

  “噢!对、对。”杨追悔急忙将雏语翻过身来,拔掉瓶塞,股宛如樟脑丸的气息钻入鼻孔,杨追悔忍不住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喷,将瓶口放在雏语鼻下。

  片刻后。

  “嗯?”杨追悔那张面带微笑的脸出现在雏语的视线中。

  “认识我吗?”杨追悔关切道。

  “掌门。”雏语干咳两声。

  确定雏语变回原来的自己,杨追悔才解开她的紫宫|岤。

  “掌门!”雏语哽咽了声,便投入杨追悔怀里嘤嘤哭泣。

  杨追悔着雏语光洁的脊背,柔声道:“雏语,没事了,别担心。”

  “好痛,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抱歉。”

  “不关掌门的事。”顿了顿,雏语继续道:“快点去救我那三位姐姐,我怕师父会对她们下毒手。”

  “你先跟我说说,我离开若仙岛后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  “具体的我记不得了,我只记得那天师父突然出现在岛上,先是喂三位姐姐吃下药丸,将她们唤醒。那时候我很开心,却发觉三位姐姐都不认得我了,只听师父的话。后来师父也逼我服下药丸,之后的事我便不记得了。”雏语枕着杨追悔肩膀,呢喃道:“不过刚刚和掌门做的事我都记得,太大了,差点要了雏语的命。”

  “我也想对你更温柔点。”

  看到他们甜蜜的模样,小龙女总觉得有点酸溜溜的,但知道以大局为重的她只是提醒道:“我们应该先离开这儿。要是凌月霄再回来,过儿,你可能又要倒霉了。”

  杨追悔惊道:“难道师父没有抓住凌月霄吗?”

  “看样子应该没有。”

  “凤凰!”

  “是,主人!”

  “你现在能不能变身?我要回趟静月湖。那死尼姑想长生不老想疯了,绝对不可能放弃。我担心三娘会有危险!”

  “是的。”说着,凤凰走到百步之外,浑身闪烁着金色光芒,当金色光芒暴涨时,她已化身为三颅凤凰,蹲在那里轻声叫唤着。

  看到这幕,小龙女吓到了,呢喃道:“火凤凰!只存在传说里的上古神兽,竟然可以变成|人形……”

  “师姐,有些事我直隐瞒你,现在吾将让它们全部展现在你面前。”

  协助雏语穿好衣服,杨追悔便拦腰抱起她走向三颅凤凰,并道:“师姐,跟我去个地方。”

  见杨追悔表情如此严肃,小龙女忙跟上他。

  坐上三颅凤凰,在杨追悔的示意下,三颅凤凰振翅而飞,穿过迷雾,往静月湖飞去。

  要是杨追悔的猜测无误,凌月霄绝对是赶赴静月湖,好利用武三娘要挟自己!

  要是已被凌月霄得手,杨追悔担心她会对武三娘不利。

  由于有三颅凤凰这种超级交通工具,杨追悔等人不到半刻钟便到达静月湖上空。

  在上空略作停歇,三颅凤凰以九十度垂直下落,杨追悔手搂着雏语,手搂着三颅凤凰脖子,小龙女则紧贴着杨追悔后背,发出惊叫声。

  此时,施乐和小月正在湖里游泳,看到三颅凤凰,两人吓得潜入水里,当她们再次探出脑袋时,三颅凤凰已稳稳落于湖边。

  看着着身子的人鱼姐妹,杨追悔叫道:“三娘呢?”

  “被她师父接走了。”施乐耸耸肩道。

  “还是晚了步!”杨追悔气道。

  不知道出了何事的施乐问道:“相公,怎么了?”

  “那死尼姑有没有说什么?”

  “她说……”施乐指触薄唇,显得很疑惑。

  “她请杨公子今晚戌时到清风客栈见面。”小月抢话道。

  “是喔……刚刚只顾着和小月玩,我都没记在心上。”施乐吐了吐舌头。

  “其他没有说什么了吗?”

  施乐和小月对望眼,同时摇头。

  杨追悔转身看着小龙女,叫道:“为什么师父不杀了凌月霄那死尼姑?”

  小龙女愣了下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她从杨追悔眼里看到了愤怒,更看到了他对武三娘的爱。

  小龙女直以为当男人花心了,他的爱便会被切割为无数份,可此时此刻,她从杨追悔眼里看到了那份完整的爱,却并非只对武三娘人,因为之前在迷林时,她也有这种感觉。

  蓦然间,小龙女不禁想知道,若自己遇到了危险,杨追悔会不会表现得如此愤怒?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